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竹林幽梦

竹影轻摇伴月明,林间鸟静晚风清。 幽幽情愫凭谁寄? 梦里诗思到五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幽梦原创 常回家看看  

2010-12-20 12:14:48|  分类: 竹林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创   常回家看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 竹林幽梦

 

    叮铃铃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,李斌睡眼蒙松的拿起电话,声音里透着不耐烦:“谁啊,一大早的不让人睡觉。”

   那边传来略带哭腔的声音说:“斌哥,是我小黑子,我的驾照被扣了,你快帮帮忙吧”

“你小子昨天又喝酒开车了是不,告诉你多少遍了,不能酒后驾车,与你与别人都是不安全,你怎么就死性不改呢?你说说你这个月都几次了,我不管了。”

“斌哥,我错了,求求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拿出来驾照啊,否则真的会被吊销的,那我就掺了啊,斌哥。我保证以后喝酒肯定不开车了”

电话筒那边的声音苦苦哀求着,李斌无奈何的穿上了衣服,没办法只好厚着脸皮去找交通队的哥们去吧。

李斌一脚刚刚踏出房门,手机叮铃铃的又响了起来,他看下号码字幕显示是妈妈,忙按下接听:““彬儿,早饭吃了吗?你已经好久没回家了,咋就那么忙呢?”

“妈,我都30了,早就不是小孩子了,你看你,吃饭你也惦记。我最近太忙,过段时间再回去。妈,你和爸爸注意身体,想吃什么就买,钱不够我给你邮钱,别老舍不得花钱,告诉你了,我现在有钱,你们俩别委屈自己。”几年前李斌毅然离开了家独自来城里闯荡,如今他已经小有成就。自己开了一家歌厅,生意还不错。

话筒那边传来一声叹息:“斌儿,妈不缺钱,我和你爸身体好着呢,就是你啊,啥时候能给我领个儿媳妇回来啊,妈妈还等着抱孙子呢。”

李斌皱了皱眉,不耐烦的说:“妈,你烦不烦,每次都问我这事,不告诉你了吗?缘分未到,行了,早晚会让你抱上孙子的,我忙着呢,挂了啊。”说完李斌挂了电话就奔交通队去了。

这边李斌的妈妈握着话筒还想说什么,话筒里已经传来嘟嘟的忙音,让她不觉一愣,已经有些浑浊的双眼失神的望着电话发呆,泪瞬间涌上眼窝,只是在眼眶里旋转着,却始终没有掉下来。

一直站在旁边的爸爸李刚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轻轻的从她手里拿过话筒放下,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秀兰啊,我就说不让你打电话,你看你非打,孩子不爱听了吧,我都说过了,孩子大了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,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,可你就是不听。”

秀兰撩起衣角擦了擦眼泪,声音便以有些哽咽:“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你说我能不惦记吗?再说我今年都60了,还能活几年啊,真怕我见不到儿子娶媳妇了,更怕抱不到孙子。”

李刚的脸上也掠过一丝难过,眼眶微微发红,只是不想让秀兰看见忙拉住她的手说:“你看你,好好的怎么又说丧气话,我们啊,要争取活到100岁,那样还能看见曾孙子呢。走吧,我们去村头晒太阳去。到了我们这把年纪,晒太阳下棋就是我们最好的享受了,哈哈哈。”说完又故意大笑想让秀兰开心点。

秀兰没说什么,只是用另一只手掸了掸衣服,又顺手捋了下头发才跟着李刚向门外走去,出了房门她便甩掉了李刚的手,李刚笑了:“你看你,我们夫妻俩拉手怕什么。”

“一把年纪了还拉手,也不怕让人笑话,你啊,老了老了还没个正形了。”尽管已经是布满皱纹的脸此刻也多了一份娇羞,哈哈哈李刚的笑声更大了,菊瓣似的笑容从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。

阳光格外明媚,红红的光束射过来,温柔的照耀着大地。村头这时已经来了很多人,有人晒太阳,有人下棋,也有人带着孩子玩耍。秀兰的眼睛又盯着孩子发起呆来,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神情。李刚看了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你啊,一看见小孩你就挪不动脚步,算了,你自己看吧,我去下棋了。”说着便径直向大树底下下棋的老人们走去。而秀兰就逗弄着孩子和邻居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。

李斌终于忙完了驾照的事情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咚的一下坐到了椅子上,长长的舒了口气。猛然想起妈妈早上打的电话,哎,不知道有没有惹她不高兴呢。想到这便唤来司机小王,吩咐他买点老年人的营养品和水果,在买点海鲜啊,肉什么的给送去。小王答应着退了出去。

村头秀兰还在逗弄孩子呢,有人眼尖看见有车开过来,便喊着秀兰:“他婶啊,你看看那是不是你家李斌的车啊。”秀兰忙站起来右手挡在额头上,眯着眼睛望,立刻高喊着李刚:“孩他爹啊,你快看斌儿回来看我们来了。我就说这小犊子不会忘了我们的。”

李刚棋也不下了,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。喜滋滋的说:“我儿子回来了,不玩了,回家炒几个菜和儿子喝两杯去。”

车到了两口子身边戛然而止,后轮带起了一层尘土,早有小孩子跑到车子旁边东摸摸西看看。小王走下车打了声招呼就开始往下拿东西,告诉他们这都是老板孝顺他们的。还说如果缺钱就尽管跟老板开口要。秀兰并没有听小王说什么,只是抻着脖子使劲往车里看,可是车里根本就没有人,她惊愕地眨了眨眼睛,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,整个人看着车子一动也不动。

看着她失望的脸,小王的心里也不好受起来,眼睛都不敢看他们了,只管瞅着自己的鞋尖小声说:“我们老板太忙了,最近没时间回来呢。”

“咋就那么忙呢,就算跟你坐车回来看看我们的时间都没有吗?他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了,你告诉他,我们什么也不缺,他只要还记得他有这个家就行了。”秀兰还想再说什么,李刚拉了拉他的衣襟,:“别说了,让小王这孩子怪为难的。”随后热情的招呼小王进屋喝点水,吃口饭在走,小王忙摆摆手上了车,一溜烟的开跑了。

围观的人们这时都围了上来,啧啧的称赞着:“看,你家斌儿多孝顺,这么多好东西呢。你们咋还不高兴呢?”

“就是就是呢,我要是摊上这么个儿子真是烧高香了呢。”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。秀兰根本就没心思听,她的眼角上带些泪痕,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了,只管低着头拿着东西回家。

小王回去以后把秀兰的话说给了李斌听,李斌叹了口气:“你也知道我的工作有多忙,一天这破事情还多,哪样不得我亲自去办啊,我早就说过让他们两口子上城里来,可他们又死活不肯,说什么住在城里太憋屈,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呢?”

正说着又一阵铃铃的电话响,这回是局里有人要来歌厅,让李斌好好招待,李斌对着小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:“没办法,我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啊,算了,等以后有空再回去。”

结果这一拖就到了冬天,这一日李斌夜里睡的正香,电话就铃铃的响个不停,竟然是李斌的爸爸打电话让他快点去医院,他妈妈脑出血正在抢救,当李斌赶到医院时,他妈妈刚被送进病房,已经没有任何知觉,医生摇摇头让他们准备后事吧,情急之中李斌扑通跪下了,求大夫好好救妈妈,医生只是叹了口气说只能看天意吧。这几天李斌衣不解带的看护着妈妈,他总是默默的祈祷希望妈妈可以醒过来,让自己能好好孝顺妈妈,那自己一定听妈妈的话早点娶个媳妇,让妈妈在家带孙子,可是三天后妈妈还是离开了人世,这让李斌追悔莫及,自己怎么就不能多回家看看妈妈啊,妈妈说什么还总是不耐烦,而现在李斌多么想听到妈妈在喊他斌儿啊,留给他的却只是墙上带着微笑的遗像。

经过妈妈的事情以后,李斌结束了城里的歌厅,回到农村和爸爸一起开了家小超市,他说要尽量多陪爸爸在一起。来他店里买东西的人听李斌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常回家看看,他总对大家说有空一定常回家看看,千万别只顾着挣钱忽略了家人,钱没了可以再挣,可是失去了亲人是你用多少钱都换不回来。

没事时李斌哼的最多的也是那首常回家看看。
常回家看看,回家看看,
哪怕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.
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
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.
常回家看看,回家看看,
哪怕给爸爸捶捶后背揉揉肩,
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,
一辈子总操心就盼个平平安安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